首页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网站地图
《欧美一第一页草草影院》HD中字免费在线观看-火豆电影网
 
 
合作企业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
个人所得税计算
厦门社保费用计算
厦门社保查询
厦门公积金查询
 
晋江劳务外包新形势
添加时间:  2012-9-19 点  击  数: 8027

晋江劳务外包新形势

   用工荒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已渐成常态。为了应对招工难,劳动力密集型特别明显的晋江制伞业,悄然兴起了一种用工新形式:劳务外包。然而,这种“劳务外包”同样隐藏一些风险,让有关部门为之担忧。是否可以在其他行业复制,至今仍有待观察。不管如何,这都是一种值得探索的用工新模式。

  “劳务外包”渐成常态

  最近,晋江兴安雨具公司董事长许自兴特别忙碌,他一直在物色一些合适人选。“如果找到合适的承包者,再过一段时间,我打算将一些车间承包出去,实行‘劳务外包’。”许自兴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他越来越感到招工的困难,再不改革,自己终究会被“用工”拖垮。这里所谓的劳务外包非常单纯,承包者只是负责招工和日常生产管理,并按生产量从企业主那里获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他所招来的工人,人事关系仍属于企业,员工工资、福利发放、住宿、工作环境等一切,依然享受同厂员工待遇,并没有两样。

  据记者连日来的调查发现,许自兴的想法,在晋江制伞业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已经比较普遍。这几年,福建雨丝梦洋伞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基利越来越感到招工很麻烦、很累。“与其每年都被招工所困扰,或许可以尝试将‘招工’这块切割承包出去,以减轻股东的压力。”于是,5年前雨丝梦高层,决定在一些手工活比较多的工序率先推行劳务外包。于是,一些富有经验的车间主任、厂长摇身一变,成为劳务承包者。

  安徽人张孝彬承包了雨丝梦一个伞骨车间。在雨丝梦车间里,7月23日记者前往采访时,他正在和工人沟通一些生产上的技巧。看得出来,他和工人的关系很融洽,有说有笑的。张孝彬从事制伞业十多年了,对于制伞的各种工序都非常熟悉。4年前,当听说雨丝梦要将伞骨车间进行劳务外包时,他还是附近一家制伞企业的高管。他立即辞职,向刘基利承包了一个伞骨车间。经过这几年的磨合,现在雨丝梦已有一半以上车间实行“劳务外包”。无独有偶,两年前,晋江另一家知名伞企,太阳城洋伞也启动了类似的劳务外包。如今,该公司已有八成车间对外承包。

  据了解,在珠三角一些城市,企业近两成实行劳务外包。记者调查发现,相对而言,目前晋江实行劳务外包仅在制伞业较为普遍出现,其他行业鲜有听说。对此,福建省伞业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陈仕天认为,这与制伞业本身独特的工序有关。“伞具生产看似简单,实则繁琐复杂。以一把自开收折叠伞为例,在直径仅10mm的伞骨内要装配16个零部件,在小小的伞头内要装配13个零部件,而缝伞工序更是离不开熟练的手工缝制。目前,只有伞头的注塑成型、伞面的机械裁剪等领域可以引入一定的机械化加工手段。因此,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结合部分机器化生产的劳动密集型手工制作仍将是制伞行业的主要生产模式。”陈仕天说,此外不同工序之间的截然分工,也使得“劳务外包”成为可能。

  招工有啥秘诀?

  那么同样的待遇,同样的工作环境,实行“劳务外包”,是否破解了招工难的困局呢?记者走访了部分伞企,发现多数承包者能较好地完成招工任务。那么,其有什么独特的招工秘诀呢?

  张孝彬带的工人队伍,有100多人,来自五湖四海,安徽老乡并不多,他们之间大多彼此配合了好几年。问到自己的招工秘诀时,他说,这更多要靠自己平时做人,用心,用感情,做工人的贴心人。

  每年元宵节后,当各家企业都在为招工难而烦恼不已时,张孝彬坦诚,自己同样面临着很大压力。但他有自己的应对办法:用感情留人。

  “我手下的员工,并不比其他工厂或车间的工人待遇高,他们唯一愿意跟着我干的理由就是感情。”张孝彬说,首先是雨丝梦公司按月发放工资,从不拖欠。二是,他平时对工人管理方法比较人性化一些,比较注意沟通,让工人感到长辈般的温暖。要说到留人秘诀,张孝彬每个月自己都要准备一两万元的现金,作为工人的生活费预支。

  “现在的工人都是80后、90后,不少人属于月光族,日常开销难免无法节制,很多人月底还没到,就没钱过日子了。这时候,就要体谅工人,及时预支点工资,保证他们的正常生活。同时,要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不要过多责怪,这样一来才能留住他们。”不过记者发现张孝彬最大的留人手段,便是贴心。每次工人从老家返厂时,他都会亲自开车去车站接。“很多工人的下车地点都比较偏远,到达时间又是什么时间点都有,甚至三更半夜,这时候我都会亲自去接他。有一次,晚上11点多刚接了三个人,凌晨1点多又来几个,我还是要去接。现在的用工环境下,你就要有这种平常心态,对工人要尊重。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感到你是重视他的。”张孝彬说。

  警惕潜藏的风险

  相对伞企老板们争相推动用工改革,晋江一些相关部门负责人反而显得谨慎许多。“这是企业应对用工荒的一种积极措施。相关法规还没有做出具体的规定,属于法规的空白点。”晋江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相关人士认为,其中存在两种潜在风险,一是承包者可能携款潜逃,二是可能因为承包价格而携带整帮工人走人。一旦发生这两种情况之一,都将给企业造成难以想象的影响。因此劳动部门并不鼓励企业采用这种方式。晋江市经济发展局副局长林永红甚至认为,某种程度来讲,这是一种短视行为,不具有可复制性。

  对于这些潜在的风险,多数伞企老板并不担忧。“工人的工资、福利,还是由公司统一按市场价制定,统一发放。承包者的利润只是单纯地根据产量按比例抽成,因此他们的利益是有保障的,而工人的合法权益也由公司把控。”雨丝梦总经理刘基利认为,只要给予承包者足够的回报,是没有人会轻易放弃这个当小老板的机会。事实上,这两年,张孝彬已经从中得到了丰厚回报,他现在不仅买了一辆车,还准备在晋江买房子,在这里安家落户。“即使发生工头叛变,他所能带走的也只是几个亲信,难以将整个队伍都带走。因为,这其实也是在考验工厂的招工环境。”晋江太阳城洋伞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蔡荣勇说。

  不过对于上述担忧,刘基利还是有所防范。雨丝梦的一些高端订单或是重要客户的车间,依然由公司直接管理。“这样一来,也可以避免一些重大风险。”由此看来,企业对于潜在的风险,也是有所顾忌的。

 
 
打印此页】 【顶部】【关闭
 
 
关于牧贤 | 劳务派遣 | 人事外包 | 代理招聘 | 人才储备 | 法律法规 | 新闻动态 | 成功案例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592-5788366  客服传真:0592-5785166 地址:厦门市湖里区日华大厦二期7楼B2  联系人:曾志榕
Copyright © 2009-2010 牧贤人才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